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論文發表 > 正文

由小綢形象窺探《天香》的女性反抗意識

作者:核心期刊目錄查詢 發布時間:2019-08-22

摘要:《天香》是王安憶一部首次涉及明清題材的書。這本書主要寫了明朝晚期上海縣申家造天香園,小綢、希昭、蕙蘭三個女性人物將天香園繡發揚光大的故事,小綢是書中極具代表性的人物。本文從女性文學中的女性反抗意識入手,對書中小綢的形象進行了深入的分

  摘要:《天香》是王安憶一部首次涉及明清題材的書。這本書主要寫了明朝晚期上海縣申家造天香園,小綢、希昭、蕙蘭三個女性人物將天香園繡發揚光大的故事,小綢是書中極具代表性的人物。本文從女性文學中的女性反抗意識入手,對書中小綢的形象進行了深入的分析,表現了女性面對人生困境的突圍與自我救贖。

  關鍵詞:天香;王安憶;小綢;女性反抗意識

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

  《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立足于我國人文學科理論前沿,努力展現中國語言文學學科最新研究成果。將大力推出科學性、獨創性、實踐性相統一,具有新見解,新發現、新視角、新方法、新文風的學術論文;將從現實的文藝實踐和學術活動中發現新課題,組織熱點專題研究,從學術理論層面上作出探索與應答。江蘇省一級期刊。

  王安憶《天香》出版于2011年,書中的女性形象以小綢為代表具有非常鮮明的女性反抗意識。“王安憶在她的寫作思想和內容上不被世俗所牽絆、面對男權社會敢于提出質疑,創造出了許許多多不同人物性格特點的小說女性形象。”[1]《天香》分為三個部分,分別塑造了小綢、希昭和蕙蘭三個女性形象。小綢是第一部分著力塑造的女性,是申家的大兒媳婦兒,進門的時候正是申家的鼎盛時期,她的存在見證了申家的輝煌與敗落。小綢個性鮮明,外柔內剛,懂得生活意趣,卻有著非一般女子可比的堅強心性。小綢對于愛情和生活的態度體現了女性聰慧善良,堅忍不拔的品質,她在婚姻生活中與男權的對抗體現出了她鮮明的女性意識,下面就從愛情和生活兩個方面來進行探討。

  小綢是一個相貌美好的女子:“小綢的長相很端莊,方正的額頭,高鼻梁,雙眼皮,嘴形也是方正的,有一點像觀音。外人看不出她的嬌媚,那只有柯海才能看見的。”[2]由此可見,小綢的外貌不能說超凡脫俗,也能稱得上端莊典雅,甚至在丈夫柯海的眼中自有一股動人的嫵媚。小綢是一個傳統觀念上的大家閨秀,精通琴棋書畫,與申家門當戶對,與柯海可謂是天作之合。小綢嫁給了對她疼惜和欣賞的柯海,甚至告訴了柯海自己的乳名,她們朝夕相對,親密無間。柯海不僅是她愛情的依托,更是她精神世界的伴侶,在剛開始的婚姻生活中她的內心得到了無比的豐富與滿足。小綢個性倔強,不輕易向生活妥協。當得知柯海娶了二房,她的精神世界迅速崩塌,立即與曾經的愛人知己柯海反目成仇。她做了一幅璇璣圖來祭奠她逝去的愛情,可見她是一個愛恨分明的女子。小綢還時常想起剛入申家,與柯海兩人在園子里設市,做買賣玩兒,而后小綢想起這些場景,不禁有了物是人非之感。雖然當時納妾對于申家這樣的人家再平常不過,但對于小綢這樣剛烈的女子是難以接受的。小綢用盡全力,對她的尊嚴和精神世界進行了捍衛和守護。小綢不惜一切將愛情的背叛者柯海驅逐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可以說,小綢對于柯海的反抗是她具有鮮明的女性反抗意識的表現。

  在小綢與柯海決裂之后,她沒有沉淪,而是尋求自己的精神出路,挑起了生活的重擔,與天香園中的其她女性相守。鎮海媳婦是小綢第一個女性知己,她們在精神上互相慰藉。兩個人日益深厚的姐妹情誼,彌補著小綢的自身傷痛。鎮海媳婦因病去世后,小綢的內心充滿痛苦,她的女性知己就這樣離開了她。但小綢沒有沉溺在虛無的痛苦中,而是有了更強烈的求生的欲望,她的堅強品質在申家一代代女性中傳承發揚,創造出了遠近聞名的天香園繡。這些女性的聰慧善良在勞動中熠熠閃光,她們的形象與小綢一樣,具有女性獨特的藝術魅力。勞動成為了小綢自我突圍與救贖的方式,勞動不僅解決了她們的生存問題,更是豐富了她們的感情世界。小綢的勞動實現了自身的價值,維護了個人的尊嚴,體現了她對于純粹情感的追求和對個人命運的把握。由于當時封建時代的限制,小綢的突圍可能沒有那么徹底,在自己人生不得意之時,也無法走出家門,但至少邁出了女性自我救贖的第一步。

  王安憶作為一個女性作家,對女性形象的把握可謂是非常獨到的。《天香》以王安憶熟悉的上海為背景,以女性群體為描寫對象,挖掘了女性身上善良而美好的品質,體現了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女性的地位和作用,賦予了女性這個群體豐富的人格品質。小說《天香》中的男性形象比較薄弱,他們與女性比較,更多的是一種軟弱和虛無,這就更加襯托了小說中女性的堅強與獨立,自尊與自強。小綢這個傳統女性有著堅定和倔強的品格,有著女性自我覺醒的意識。她在封建的年代中邁出了尋找自我,維護精神世界的第一步,擁有了獨特的文學魅力。

  參考文獻:

  [1]楊樹美.王安憶小說作品中女性形象分析[J].南昌教育學院學報,2012,27(5):44-45.

  [2]王安憶.天香[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1.

上一篇:淺議金庸小說與大學生“敬業精神”和“工匠精神”的培育
下一篇:中學信息化管理問題探究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錄查詢通道

双色球蓝球170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