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論文發表 > 正文

論東漢末年曹氏政權的告密之風

作者:核心期刊目錄查詢 發布時間:2019-07-04

東漢末年曹氏政權中告密之風盛行,這與當時政局動蕩、統治者與有才之士不能彼此相互信任密切相關。在曹操的默許和縱容下,告密之風先后給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以及曹氏政權之功臣以重大打擊。曹操封魏王之后,隨著曹魏政權的鞏固和發展,告密者的告密行為也開

  東漢末年曹氏政權中告密之風盛行,這與當時政局動蕩、統治者與有才之士不能彼此相互信任密切相關。在曹操的默許和縱容下,告密之風先后給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以及曹氏政權之功臣以重大打擊。曹操封魏王之后,隨著曹魏政權的鞏固和發展,告密者的告密行為也開始被校事制度所代替,曹氏政權中的告密之風也逐漸平息。

文史哲

  《文史哲》作為一家學術名刊,至今在同類刊物中仍然保持著三項殊榮,創刊最早,發行量最大,出口量最多,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這家以扶植小人物,延攬大學者而知名的人文社會科學期刊,一向以學術為本位,以創新為生命不斷發掘新的選題,展開新的爭鳴,受到國內外讀者,作者的高度關注及好評。

  東漢末年,曹操政權中常常出現一種沒有錄出姓名的“白”{1}者的告密行為。關于這一現象,《三國志》《通典·職官典》《三國會要·職官》以及今人所編的各種典籍、著作都沒有記載和解釋,翻閱《史記》《漢書》《后漢書》,也沒有找到類似于曹操時期的這種“白”者的告密行為。但這種告密之風的盛行,給東漢末年曹操政權中的許多士人以沉重的打擊,故有必要對這一現象進行解讀。本文將通過《三國志》等史料記載的內容,對曹操時期這一特殊歷史現象出現的具體表現、背景原因及告密特點等方面進行探究。

  一、東漢末年曹氏政權告密之風盛行的表現

  這一時期,告密之風盛行的表現之一就是“白”者的頻繁出現。通過翻閱《三國志》等相關史料,我們可以發現魏國建立前后史籍上多次出現過向曹操告密的“白”者。《后漢書·楊修傳》“人有白修與臨淄侯曹植飲醉共載,從司馬門出,謗訕鄢陵侯章。太祖聞之大怒,故遂收殺之。”{2}按此處“章”應為曹操子、曹植弟曹彰,《續漢書》字體有誤。

  此外,關于曹操時期告密行為盛行的記載還有幾處:《三國志·崔琰傳》注引《魏略》說許攸在官渡之戰后,自以為功高,每輕視于曹操,后“人有白者,遂見收之”。{3}同書同傳注引《魏略》載婁圭在與曹氏父子共同出游的過程中,因說“此家父子(曹氏父子),如今日為樂也”,致使“人有白者,太祖以為有腹誹意,遂收治之”。{4}據盧弼《三國志集解》引文中“此家”胡三省注曰“猶言此人也”,{5}按婁圭僅因未用曹操尊號稱之而獲罪。此外同傳注引《吳書》載婁圭事與上同,只是說當時南郡習授與婁圭同坐,告發婁圭的人就是習授。又《三國志·崔琰傳》中,崔琰因為評論同僚楊訓所上的賀表而被問罪。其實崔琰“本意譏論者好譴呵而不尋情理也”,但“有白琰此書傲世怨謗者,太祖怒……遂賜琰死”。{6}同書同卷《毛玠傳》還載“崔琰既死,玠內不悅。后有白玠者……。太祖大怒,收玠付獄”,還好“時桓階、和洽進言救玠。玠遂免黜,卒于家”。{7}《三國志·和洽傳》載此事時,曹操說:“今言事者白玠不但謗吾也,乃復為崔琰觖望。此損君臣恩義,妄為死友怨嘆,殆不可忍也。”{8}按此處“言事者”即為告密者,告密者為誰不得而知,但從曹操的語氣中可見其對告密活動的支持和對被告發者之痛恨。

  東漢末年,曹氏政權中還有雖然沒有出現“白”這一字眼,但又明確可以斷定屬于告密者所為的事件。這些也可以作為告密之風盛行的一個表現,曹操重要謀臣荀彧的遭遇即是一例。《三國志·荀彧傳》注引《獻帝春秋》記載:董承因陰謀誅殺曹操被處死之后,獻帝皇后伏氏在給她父親伏完的書信中,說獻帝因曹操殺董承而不滿。伏完讓荀彧看此書信,“彧惡之”。伏完又讓其親屬樊普看此書信。后來曹操知曉此事,但他暗隱不發。荀彧“惡之”,是他不同意曹操殺董承的做法。但為求自保,他又不得不向曹操屈服。故荀彧“后恐事覺,欲自發之”,并荀彧親自到鄴城建議曹操廢伏皇后而立曹操女兒為后,以表其忠心。但“太祖曰:‘卿昔何不道之?彧陽驚曰:‘昔已嘗為公言也。太祖曰:‘此豈小事而吾忘之!彧又驚曰:‘誠未語公邪!昔公在官渡與袁紹相持,恐增內顧之念,故不言爾。太祖曰:‘官渡事后何以不言?彧無對,謝闕而已。太祖以此恨彧,而外含容之,故世莫得知”。{9}由這一段不留情面的對話可知,曹操對荀彧看到伏皇后書信后的態度早就知曉。至于曹操如何知曉,很可能是有告密者在活動,而伏完妻弟樊普很可能就擔任這一角色。又根據荀彧“后恐事覺”可知,他本人對曹操政權中出現的這一告密之風,很可能是早就有所察覺的。

  總而言之,不管是告密者的主動告發,還是曹操自己有意為之,這一時期曹氏政權中的告密之風十分盛行,以至于連荀彧這樣的重要謀臣,曹操也不曾放過。為何曹氏政權中告密之風會如此盛行?為何曹氏政權中的眾多士人都會受此牽連?這些疑問恐怕只能從當時的社會大背景和曹操本人兩個方面來理解。

  二、告密之風的背景原因

  東漢末年,董卓專政,各路諸侯以誅董卓的名義,紛紛立割據政權于關東地區。曹丕《典論》自序中說當時各種割據勢力“大者連郡國,中者嬰城邑,小者聚阡陌,以還相吞滅”,{10}足以說明當時關東地區割據勢力之多,社會動蕩之劇。在這一背景下,漢室群龍無首,知識分子仕途受阻,且其人身安全受到極大威脅。而各種割據勢力都欲稱王稱霸,又為這些知識分子入仕和保身打開了方便之門。于是當時就出現了“士大夫莫不擇所從,以為全身遠害之計”{11}的普遍現象。從后來曹操集團用人以潁川、汝南世族為主、孫權集團用人以淮泗和江東世族為主、劉備集團用人以荊州和巴蜀為主,可以看出,是時人才流動規模的巨大。

  但這一時期,封建割據勢力在不斷的對抗、兼并的過程中,總是呈現出一種“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局面,所以隨之而來的就是人才的進一步流動變化。為了確保身家性命和施展才華,有識之士總會在舊主勢衰之際,投靠新主以保安全和地位。按官渡之戰之前,曹弱袁強之勢明顯,許下(許昌)及軍中文武大臣與袁紹暗中互通,以身家性命為計而游離于兩強之間,不能說不是這一時代背景下,很多有識之士的共同心理。

  對于割據者來說,士人出謀劃策之能力對當局極為重要。故曹操雖然“性忌”,但為了安撫曹氏內部之力量,他也只能把從袁紹處得來的文書“皆焚之”。但曹操用人一向以權術知名,故清人趙翼在比較三國之主用人異同時說“曹操以權術相馭”。{12}“權術”一詞語出自《尹文子·大道下》:“奇者,權術是也;以權術用兵,萬物所不能敵。”{13}可見“權術”一詞最早用于軍事,之后宋人葉適又有“三代圣王,有至誠而無權術”{14}一語。可知隨著時代的發展,“權術”一詞已廣泛應用于“圣王”治國的各個方面。東漢末年,知識分子的投機心理已經違背了“至誠”之意,故曹操以權術來駕馭群臣也更心安理得。所以這一時期告密行為的出現,且在曹操的默許和縱容之下愈演愈烈,正是在君臣之間不能“至誠”的社會大背景下發生的。

  當然關于曹操時期告密之風盛行,除了雙方都違背了“至誠”原則這一大背景之外,還與曹操本人的性格及其家族背景密切相關。曹操性格本就多疑,關于此點,史料記載極多:《三國志·劉表傳》注引《零陵先賢傳》“太祖心忌不疑(周不疑),欲除之”;{15}同書《崔琰傳》還載“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魯國孔融……皆以恃舊不虔見誅”。{16}由此也可看出,雖然曹操總是公開倡導“唯才是舉”,但只要這些人才不合其意,勢必會受到打擊。還要指出的是,東漢末年“性忌”之人除了曹操,袁氏兄弟、劉表、孫策等也都是如此。可見“性忌”在當時是割據者的通病。當然,這一現象的出現也同君臣之間不能“至誠”的時代大背景密切相關。

  另外曹操為閹宦曹騰之后,雖然經過努力,他很大程度上擺脫了當時社會對自己的看法,但與“四世三公”的楊彪、“四世五公”的袁氏等儒家世族相比,{17}其儒學修養和家族地位自然被視為低下。此外,就連當時曹操政敵的謀臣,也多以曹操身份的尷尬而辱他。如陳琳為袁紹所作討伐曹操的檄文中就提到“操贅閹遺丑,本無令德,僄狡鋒俠,好亂樂禍”。{18}儒學修養和家族地位之低與曹操政治地位之高所形成的反差,必然會使曹操在面對以這些人為代表的知識分子時,在身份上處于尷尬的境地。所以在政治上加強對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及名士名臣的控制,對維護曹操權威來說,就變的極為重要。日本學者金文京指出,曹操“對清流派文人及官僚都多少懷有自卑感。控制知識界……可以說是這種自卑感的產物”。{19}當然,這里的“自卑感”僅就曹操本人的家族出身和儒學修養而言,與曹操本人作為政治家、軍事家,在文化上形成的慷慨氣勢有別。

  三、東漢末年告密之風的特點

  首先可以確定的是,東漢末年告密之風的盛行并沒有長期存在于曹魏政權之中,它具有明顯的階段性。關于曹操時期“白”者的告密行為,《三國志》記載最早的時間就是建安五年,《后漢書》記載在這一年董承因密謀誅殺曹操而被殺。另外《晉書》記載曹操對司馬懿的“密而刺之”也發生于此年。之后,許攸因“從行出鄴東門,顧謂左右曰:‘此家非得我,則不得出入此門也”{20}而被告發,死之。按《三國志·武帝紀》載,曹操平定鄴城時間為建安九年,許攸既然能從鄴城東門出入,可見他應該死于鄴城歸曹操后的建安九年。另外,婁圭被殺于曹操平定河北之后;荀彧又死于建安十七年。可知婁圭的死應在建安九年至建安十七年之間。建安十八年曹操稱“魏公”,建安二十一年又稱“魏王”。這一年崔琰被殺,毛玠被黜。又根據《三國志·曹植傳》“二十二年……植常乘車行駛道中,開司馬門出。太祖大怒……”{21}和上面所引《后漢書》注引《續漢書》比較,可知楊修應死于建安二十二年。{22}此后,《三國志》再也沒有出現有關“白”的告密行為的記載。由此可以推斷,曹操時期告密之風存在的時間應該主要在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建安元年到建安二十一年之間。這一時期是曹操從群雄爭霸,到逐步建立政權的關鍵時期。而建安二十二年的楊修事件,只能說是告密之風的回光返照。建安二十一年之后,尤其是曹魏政權建立之后,曹魏出現有專門負責“刺舉”一事的校事制度。{23}它可以代表皇帝公開進行特務活動,故告密者的行為就很自然的為校事制度所取代。

  另外,以建安十八年為界,我們可以把告密之風盛行的時間分為兩個時期。建安十八年之前,曹操在名義上是東漢政府的丞相,還未被封魏王或魏公。這就意味著曹氏政權并沒有公開確立,故曹操對告密行為的處理還是很低調的。如曹操早期對司馬懿是“密刺之”,沒有態度;對荀彧也是“以此恨彧,而外含容之,故世莫得知”;對許攸、婁圭也只是“遂見收之”“遂收治之”。但是建安十八年之后,曹操對被告發者的懲罰和處置卻顯得越來越公開,如曹操對崔琰“太祖怒……遂賜琰死”;對毛玠“太祖大怒,收玠付獄”,并且朝臣也被卷入為毛玠討情;對楊修曹操更是“聞之大怒,故遂收殺之”,毫不留情。又從上面所引《三國志·和洽傳》中曹操直言不能再忍受類似于崔、毛這樣的行為,亦可知曹操對告密一事態度變化之大。曹操不再容忍被告發者,歸根到底是因為建安十八年曹操封魏公,二十一年其又被封魏王,曹魏統治政權基本鞏固,東漢政府名存實亡,曹操已經不用再低調處理被告發者的罪行。

  建安十八年之后,告密之風所告發的對象又開始擴大。上面說過,建安十八年以前告密者告密行為的對象總體上來講是儒家世族及當時名士。但建安十八年之后,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在繼續被打擊的同時,為曹氏政權的建立出力甚多的功臣也開始被告發。世家大族被打擊的現象主要代表是楊修。楊修出身弘農楊氏,其祖先楊喜在漢高祖時就封赤泉候。楊修父為漢司空楊彪,楊彪曾祖乃東漢開國功臣太尉楊震,史載“楊氏載徳,仍世柱國”。{24}但漢末楊彪就險些被曹操殺害,而楊修則因“白”者告密而最終被殺。曹氏政權建立的功臣中,崔琰“好擊劍,尚武事”,{25}毛玠亦“少為縣吏”,{26}可見兩人出身并不高。{27}兩人在曹氏政權中“并典選舉”,{28}掌握著曹魏政權的選士大權,是跟著曹操一路走來的功臣。明人王夫之還認為“曹氏始用崔琰、毛玠,以操切治臣民,而法初立”。{29}但曹操僅僅因為一句流言就毫不留情的或廢黜或殺害二人,說明隨著漢末儒家大族及名士的影響的逐漸淡化,曹操已經開始公開把“刺舉”行為深入到統治階級內部。當然,這一現象的出現是曹魏政權穩定之后,通過打擊權臣,來提高皇權權威的結果。

  東漢末年曹氏政權中告密之風的盛行,與當時社會的動亂、有識之士和割據勢力之間不能“至誠”有很大關系。在這一社會大背景下,再加上曹操本就“性忌”以及其家族出身之低下,導致了在曹操默許和縱容下的告密之風,在北方顯得特別盛行和突出。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封魏王后,尤其是曹丕稱帝之后,告密之風因校事制度的實施而逐漸消失。

  同時以建安十八年曹操封魏公為界,之前被告發的主要是以潁川荀氏、河內司馬氏等為代表的東漢以來的世家大族和名士;建安十八年之后,曹操在繼續打擊以弘農楊氏為主要代表的舊的世家大族的同時,把主要精力放在清洗以崔琰、毛玠為代表的曹氏功臣身上,以顯示新生的曹魏政權的不可侵犯性。同時隨著統治政權的穩定,曹操對告密者的行為從最初的低調處理,轉化為公開打擊,使得這種告密之風也越來越具公開性。

  注 釋:

  {1}《史記》《漢書》《后漢書》中關于“白”的各種意象的應用十分普遍,本文的“白”采其動詞之意。故縱觀前三史,多有“太后(王太后)白武帝”“霍光白帝”“梁冀白太后”等現象,但此處“白”意為告訴之意,還沒有《三國志》中“白”帶有報告、告密之意。

  {2}后漢書·卷54·楊修傳.續漢書.北京:中華書局,1973.1790,1374,369,370,373,367.

  {3}④⑥{16}{20}{25}三國志·卷12·崔琰傳.魏略.中華書局,2011. 373.

  {5}盧弼.三國志集解·卷12·崔琰傳.胡三省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1164.

  {7}{26}{28}三國志·卷12·毛玠傳.中華書局,2011.376,374,374.

  {8}三國志·卷23·和洽傳.中華書局,2011.656.

  {9}三國志·卷10·荀彧傳.獻帝春秋.中華書局,2011.318.

  {10}三國志·卷02·文帝紀.典論.北京:中華書局,2011.89.

  {11}洪邁.容齋隨筆.卷十二“漢士擇所從”條.濟南:齊魯書社,2007.125.

  {12}趙翼.廿二史札記.北京:中華書局,1984.140.

  {13}諸子集成·卷06·尹文子.北京:中華書局,1996.09.

  {14}葉適.水心集·卷21.北京:中華書局,1983.81.

  {15}三國志·卷6·劉表傳.零陵先賢傳.中華書局,2011.216.

  {17}趙翼《廿二史札記》“四世三公”條載“二家代以名德,為國世臣,非徒以名位門第相高”,可見弘農楊氏、汝南袁氏文化和名望之高。

  {18}三國志·卷06·袁紹傳.中華書局,2011.197.

  {19}金文京.三國志世界·后漢三國時代.南寧: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54.

  {21}三國志·卷19·曹植傳.中華書局,2011.558.

上一篇:高中生物教學中“支架式教學”的運用研究
下一篇:芻議網絡經濟與風險防御

2018年中文核心期刊目錄查詢通道

双色球蓝球17038期